不能讀取語音閱讀器
當前位置:  首頁 > 新聞中心 > 科技動態 > 正文
我國第八次北極科考困難重重,破冰船首次穿越北極中央、西北航道為將來“探路”
發佈時間:2017-10-11


  今天上午,歷經83天,中國第8次北極科學考察隊乘坐雪龍號極地考察破冰船,返回位於上海的極地考察國內基地碼頭,踏上了久違的陸地。據了解,從今年起,我國北極科考將加大頻次和力度,從過去的每幾年一次變為一年一次。首次穿越北極中央航道和西北航道極具難度,考察隊克服重重困難,為之後的北極考察及商船未來試航先行“探路”。

  【首次試航西北、中央航道困難重重】




  據國家海洋局極地考察辦公室主任秦為稼介紹,雪龍號極地考察破冰船7月20日從上海出發,航行距離逾2萬海裏,先後在白令海、楚科奇海、加拿大海盆、北歐海等海域進行了航道調查,填補了我國在拉布拉多海、巴芬灣海域的調查空白。對北極中央航道和西北航道的綜合調查,也為之後航道的適航性環境評估和開發利用,累積了寶貴的數據和經驗。

  2012年以來,我國北極科考走的都是東北航道,這條航道也已經進行了商業運轉。相比之下,中央航道和西北航道更具科學探索的意義。中國第八次北極科考隊領隊、首席科學家徐韌介紹,以上海到紐約為例,走西北航道比從太平洋走縮短了20%的距離。另外,只有穿越西北航道,才能到達北冰洋大西洋一側,並開展環北冰洋考察。

  據了解,北極西北航道和北極中央航道冰情複雜,氣候多變,穿越極具難度。“雪龍”船于8月2日至16日穿越北極中央航道。説起當時的場景,徐韌記憶猶新。他説,當時中央航道1700海裏全程都是冰,因此時常會遇到冰情變化快、遭遇冰山等不利因素。另外,頻繁的海霧也降低了能見度,更困難的是,由於位於高緯海域信號較差,考察隊難以及時獲取冰情信息和氣候情報,徐韌説:“沒有這些信息,就等於瞎了眼一樣。”。

  在此情況下,考察隊根據動態冰情,多次優化航線,全程手動操作舵盤和伡鐘以保證航行方向和速度,制定各種防範措施,這才確保了中央航道和西北航道的順利穿越。徐韌説,這也讓考察隊積累了北極航道複雜冰區環境下的航海技術和經驗,為北極航道的開發利用進行了成功的探索。

  【開展海洋微塑膠調查】



  對北極生態環境和污染狀況的調查也是此次科考的重點項目之一。此次科考進行了海洋微塑膠和海洋垃圾等污染物調查等綜合調查,在環北冰洋各海域共完成19個站位的海洋微塑膠表層水體拖網作業,採集了32個站位的表層水體中的微塑膠樣品。

  據了解,海洋微塑膠是指直徑小于5微米的塑膠顆粒,被稱為“海洋中的PM2.5”,對海洋生物的危害程度不亞於其他垃圾。國家海洋局副局長林山青介紹,海洋微塑膠在全球已經引起了廣泛關注,目前,科學家在大洋深水中也發現了微塑膠,若是進入魚類體內,很有可能通過食物鏈影響到人類的健康。

  中國極地考察的下一步是什麼?林山青認為,國家海洋局之後會繼續開拓北極考察新的業務領域,並加強與國際間的合作,重點關注北極環境污染等國際社會關心的問題,做出中國貢獻。在試航西北航道期間,就有3名加拿大科學家參與了海底地形地貌合作調查。今後,我國也預計參與包括“極地預測年”行動計劃在內的多項國際項目。

  另外,我國第一艘科考破冰船已經進入了連續建造階段,該船命名為“雪龍2”號,這也意味著中國極地考察船已經自成系列。中國極地研究中心主任楊惠根透露,根據計劃,“雪龍2”號將於2019年建成下水,屆時將與雪龍號極地考察破冰船一道,組隊助力科考。(作者:裘雯涵 )
【來源】上觀新聞